首页

科幻小说

白亦染君慕骁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白亦染君慕骁: 第1744章-白亦染君慕骁

    只有被夺走了一切之人,方才可以消除隐患,而这一切,也包括日后东山再起的资本。

    他的心有些痛,那是他的儿子,是他曾经疼爱过、赋予过希望的儿子。虽然这个儿子已经越走越偏,已经与他最初的希望完全背道而驰,可他依然不愿看到儿子命悬一线,依然不愿看到自己的儿子落寞寒酸。

    无关君臣,只言父子,没有一个父亲愿意亲手毁掉自己的儿子。

    当然,白兴言除外。

    他想问问白亦染有没有另外的选择,可话到嘴边终究是没说出来。他是皇帝没错,可他知认为不是个不讲道理的皇帝,在讲道理这方面,他比他的十儿子可高尚多了。

    正因为这份高尚,让天和帝在面对白亦染时万分的愧疚,因为有老五在前,白亦染已经让过一次步了。如今又发生这样的事情,他怎么有脸让人家再让一步?

    “阿染,朕是一个父亲,朕首先得努力让我的孩子活下去。朕可以废除他所有的封号,可以收回和围剿他手里的所有产业和势力。可是当他失去了这一切,他就是一个手无寸铁的平民,你能跟朕保证让他平平安安的活下去吗?你知道的,终有那么一日,朕会将这个皇位传给老十,或是老九,你能保证在你母仪天下之后,还不对曾经的敌人痛下杀手吗?”

    白亦染歪着头看着天和帝,反问他:“如果父皇担心,可以不对他加以处罚,反正我自己已经罚过了的。我白亦染这条命是捡回来的,我哥哥的命更是捡回来的,我相信哥哥同我一样,对自己的这条性命并不会太在意。在这样一个时代,在我们经历过这些事情之后,于我们来说,最重要的已经不是性命了,而是尊严。尊严不是别人给的,而是自己挣的,包括我同十殿下之间,我也在努力维护着自己的尊严,与他并肩而行,而不是落在后面,成为他的拖累,或是成为要他保护之人。”

    她顿了顿,继续道:“包括今日之事,我进宫来没有告诉任何人,我封了平王府也没借助任何人之力,就连想要维护于我的阎王殿,我都让他们的人留在了外面。自己的事自己解决,我不靠男人,我不能站在清明殿上时,让父皇您在心里面想着,我不过是仗着您的儿子才有如今地位,才有了与你当面说话的资格。”

    白亦染再一次跪了下来,“父皇,人都有自己的自尊和骄傲,如果我今日放弃对三殿下的还击,这件事将永远烙印在我的心里,成为我成长旅途中一个挥之不去的阴影。那么将来,我就真的不能保证会不会再一次对三殿下进行打击报复了。但就目前来说,如果父皇愿意给阿染一个公道,阿染就可以跟父皇保证,只要三殿下不再犯我,那么我就还认他这个三哥。将来不但不会*于他,还会尽到一个妹妹应尽的责任与义务,给兄长一个相对好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她深吸了一口气,跟一国之君说话,也不是没有压力的。可压力归压力,一任国君,还不能够在气势上碾压于她,毕竟她是前世毒脉白家的传人,是家主,她也曾统管一整个家族,身上也曾拥有过上位者的气息与气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