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科幻小说

白亦染君慕骁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白亦染君慕骁: 第67章-白亦染君慕骁

    她学的并不是真正的医,而是毒,针灸术是凤羽珩教给她的,来自医脉一族的真传。为的就是让她能在关键时刻保命,毕竟白家太凶险,说不定什么时候就遇上麻烦。

    当时她觉得做为礼尚往来,应该把毒脉的东西也教一些给阿珩。可是阿珩说不用,教她医术,是为了让她好好的保护自己,而她凤羽珩是一名军医,用不到毒的。

    “染染。”君慕骁十分无奈,“你若再溜神,我都要怀疑你心里是不是有了别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她皱眉,纠正他的语法错误:“我原本心里也没有谁,所以‘别的’这两个字你用得不对。”

    两人习惯性地拌嘴,谁也不让谁。这时,却听夏阳秋突然震惊地大叫一声:“姑娘你……是不是认得那个人?”

    白亦染的心突然疾跳了一下,她看向夏阳秋,有些迫切,更有些紧张,还有些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她问夏阳秋:“你说的那个人,是谁?”

    夏阳秋却已经镇静下来,不再像刚刚那样惊诧,他只是又问白亦染:“姑娘是哪家千金?”

    君慕骁替她答:“是文国公府的二小姐。”

    夏阳秋虽依然觉得奇怪,但在听到文国公府时就摇了头,“那肯定是不认得了。”说完,还不死心地又问道:“二小姐可听说过无岸海?”

    白亦染在原主的记忆里搜索了一遍,随后摇摇头,“没有听说过。”

    夏阳秋叹气,“是了,一个深闺千金,怎么可能听说过那种地方。”

    白亦染不甘心,“夏老前辈说的那个人到底是谁?那种地方又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夏阳秋叹得更重:“老朽只听说那个人是一位皇后,那个地方是另外一片大陆。没有人见过那位皇后,甚至极少有人知道这世间还有另外一片大陆。或许一切都只是传说,是医者对妙手回春的一个美好设想。可是刚刚姑娘提及的隐穴和三百六十五枚金针,却是与传说有几分相似,老朽这才将那个传说想起来。”

    夏阳秋摆摆手,不再说什么,只自顾地将已经制好的金针挑出白亦染需要的数量,然后起身去翻找工具,再回来时,却是坐在桌前,当着二人的面默默地继续制起其它尺寸的针来。

    白亦染有些失望,夏阳秋起初的反应让她想到了凤家人,因为她所说所讲的针灸之道都是得自凤家的传承,只有凤家人才知晓这些,换做其它医者,隐穴一事是根本不可能知晓的。

    她曾想过,兴许是医脉凤家的先人也生活在这里,虽然这是一个在后世所知的历史长河中并不存在的年代,但谁又能保证史料所载没有纰漏?

    可眼下看来,是她想多了。五大隐世家族的来历,相互之间都知晓,从未听说过凤家曾经出过皇后。更何况,就算真的是凤家先祖又能如何?她总不能跑到人家面前去说,我是千百年后你们家后辈子孙的好朋友。

    不当她是疯子抓起来才怪。

    她轻轻叹息,曾经那样厌恶的岁月,如今离开,却又是那么的想念。

    耳边有无可奈何的感叹传来:“染染啊染染,我真的特别想知道,你时不时的愣神儿,究竟是在想什么?”